地方政府与融资平台两年难分 受债务拖累

首页

2018-10-08

地方政府与融资平台两年难分受债务拖累时间:2016-03-1215:12:30来源:浏览次数:  16万亿地方债务,让两年前即已明确的一场分离,迄今难以成行2014年9月,国务院发布《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》(国发43号文),明确划清政府与企业界限,指出政府债务只能通过政府及部门举借,不得通过企事业单位举借。   这也意味着融资平台不能再代替政府履行融资职能,从一定意义上讲,政府融资平台不复存在。   然而,《中国经营报》头条网记者注意到,面对中国16万亿的地方债务,43号文对融资平台的约束有限,实际上,一些地方融资平台真正被取消的很少,对地方政府来说,融资平台更多承接债务借新还旧功能。   多位市场人士分析认为,在政府债务与日俱增的背景下,地方政府自发自还的债券要完全代替融资平台发债的可能性很小。

  平台取消难  地方融资平台仍然存在,因为只有一部分债务到期,对于没到期的债务或者承担政府或有债务的融资平台,只能继续注入资产,或者是变现资产,使债务可持续。 3月7日,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对于融资平台存在性给出了这样的评价。

 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目前对于融资平台的存在,包括财政部在内的多个政府部门认为,其存在具有必然性。

  这种必然性更多在于中国目前的债务结构,审计署发布的数据显示,去年全国人大核准地方债务的余额是16万亿,其中有万亿是2014年年底以前的存量债务。 值得注意的是,在万亿的存量债务中,有1万多亿的规模是经过全国人大批准的债券,而剩下的14多亿属于非规范债务。   人大批准的债券可以按照政府债务计算,偿还方式列入政府预算,而对于那些非规范性债务或者政府或有债务,目前大多数还是通过融资平台的功能来偿还。 一位财税系统人士分析。   中诚信2月发布的地方债务报告显示,今年统计的地方到期债务预计在5万亿左右,在这样的背景下,融资平台取消并不可能。   在两会期间,楼继伟表示,目前主要是控制不规范债务问题,如果债务都是显性的,那么是可以纳入预算法的规定进行管理的,融资平台变相发债的问题需要注意。

  对于政府来说,虽然平台短期内取消的可能性不大,但43号文的颁发,对融资平台仍然具有一定的影响。

  根据43号文规定,要剥离融资平台公司政府融资职能,融资平台公司不得新增政府债务。

  从目前的形势看,被清理的主要是一些地方财政局、建设局等政府部门设立的平台公司,这些融资平台和政府融资平台采取一套人马两套班子的模式,在政府融资平台业务受限的情况下,这类平台公司可以市场化运作,为其提供资源,43号文下发以后,这类公司基本都关闭了,但政府平台公司仍然正常运作。

一位地方融资平台相关人员头条网记者。

  对此,楼继伟也表示,地方政府的借新还旧并不是大问题,在增速放缓的时候,政府或有债务需要地方政府代偿的比例可能扩大,这是需要控制的。

  城投债此消彼长  种种迹象显示,短期内融资平台取消的可能性很小,但随着地方政府自发自还债券试点推行,政府债券和融资平台之间形成了此消彼长的发展态势。

  中诚信报告统计显示,到2015年5月之前,市场将过多的目光投向了地方债发行及置换,而融资平台的融资几乎陷于停滞。

  财政部数据也显示,2015年之前,省级地方债券发行量维持在2000亿到4000亿的规模,远低于同期城投债的发行量,而城投债则是稳中有升,到2014年达到1万亿左右,但2015年以来,情况剧变,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飙升,城投债巨量缩减。   中诚信国际公司政府与公共融资评级部总经理助理关飞认为,造成这种变化的主要原因是43号文对融资平台融资的收紧以及巨额地方债置换的顺利推进。

地方政府债券对城投债的替代效应增强。   不过,这并不意味着完全的替代。

  43号文之后,平台融资政策放松,国家发改委、银行间交易商协会以及证监会有关票种的融资政策有所放松。

地方稳增长之下增量融资或仍将依靠平台企业。

  中诚信国际调研发现,地方趋缓明显,融资平台融资热情高涨,平台重组整合后发债意愿较强。

另外,债务问题远比转型迫切,尤其是地方融资平台主要承担的二三类债务。

借新还旧或是平台迫不得已的选择。

  在关飞看来,目前大部分省级地方债券主要用于置换存量债务,还难以顾及新增的融资需求。   市场分析认为,短期内,省级地方政府债券无法完全满足地方新增融资需求;长期来看,省级地方债券发行量预计将会扩大并部分替代城投债。 不过原有的城投债仍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存在,地方政府债券和城投债将并行不悖;未来,不排除省以下地方政府独立发债的可能性,法律限制放开较难,过程将十分漫长。 关飞说。

  中诚信国际预计,2016年地方债供给加大,利率市场化将加速。 综合考虑2015年到期债务的置换和未来存量债务的置换情况,剩余万亿存量债务若在近三年全部置换完毕,那么2016~2017两年每年大约需要置换5万亿~6万亿的规模。